又是一本伪书

第一次码字……

《刀乱》(四)

       因为人力有限,夜战的队伍由粟田口家的短刀组成,包括已经中伤的五虎退。

       “退,撑得住吗?”走在最前面的药研停下脚步,回头望向队尾——那里是搀扶着五虎退的秋田,由于五虎退的腿伤,二人已经被队伍前段落下几步了。

       “没……没问题的……药研哥。”虽然这样说着,但崎路跋涉,五虎退简单包扎过的膝盖又渗出血来,在洁白的纱布上洇出一片殷红。

       “上来。”药研蹲下身来,向五虎退示意。

       “药研哥……我……可以自己走……”老虎们已经奔到药研脚边,亲昵地蹭着他的皮鞋,但五虎退却犹疑着不肯上前,“一会儿还有战斗……药研哥要保存体力……”

       “药研哥放心,我会照顾好退的!”一旁的秋田拍着胸脯保证。

       “也是……你们多加小心。”药研见状,只能又直起身来,继续走在队伍的前面。

       已过夜半,原本朗照的上弦月沉入西方,乌云蔽空,草木都寂,只有短刀们在夜幕下行军。

       “敌袭!雁行阵!”乱突然厉声示警,拔刀出鞘。

       短刀们瞬间做好了应战准备,药研和乱冲上前去,前田和信浓站位稍后,秋田则护着五虎退向一旁退避。

       敌方有五把短刀和一把太刀,我方都是短刀且练度较低,情势不利。不过比起不知配合、只会狂乱攻击敌刀,粟田口的短刀队又有着战术上的优势。

       战斗一触即发。

       敌短刀一拥而上,与粟田口家的短刀们展开了一对一的肉搏。药研和乱实力较强,处于上风,但也陷入了缠战,而信浓和前田则是苦战。秋田一边保护五虎退,一边对付敌短刀,一时左右支绌,略一分神,右臂便结结实实地中了一刀,折断了。

       一旁本与信浓交战的敌短刀抓住这个空当,硬受信浓一刀,袭向五虎退。五虎退正举刀格挡方才伤了秋田的敌刀,因为腿伤行动不便,慢了半拍,竟被一刀重伤。幸好解决了对手的药研即时驰援,才杀退了敌刀这一轮进攻。

       信浓和一把敌短刀引战到一旁,药研则击碎了另一把敌短刀的脊骨,望向敌太刀的位置。

       敌短刀的覆灭已成定局,但最强劲的敌人居然始终按兵不动,坐视同伴沦为刀下亡魂。

       即使是溯行军,这也实在是有违常理。

       药研警戒着,等待着。

       敌太刀同样等待着,锐利的眼光聚焦在身着制服的粟田口短刀身上。金红的眸子里,金色一分一分黯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渐盛的红光,混沌而污浊。

       敌太刀长发覆面,散乱的发丝间透出独眼狠厉的红光,枯朽的指爪紧握萦绕着黑气的长刀。异常发达的筋肉和异常破败的战甲,使得它的体型几乎是短刀的三倍,但力量的强大并没有带来速度的短板,扭曲却坚定的执念给了它所有想要的。

       尘土飞扬,敌太刀一掠而起,瞬间逼近三丈,甫站定,便是一刀横劈。药研足下发力,堪堪避开,但刀风还是撕裂了衣袖,在小臂上留下一道血痕。乱刚刚格开敌短刀的突杀,将其一刀两断,此刻回身不及,只能以刀鞘生生接下这雷霆一击。太刀的锋刃与短刀的刀鞘以极为刁钻的角度相接,刻下深深的斫痕。随即,敌太刀手腕下压,刀尖上旋,与乱的刀鞘划擦出刺耳的尖啸,再一运肘,竟是凭蛮力将乱甩飞。乱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数丈,重重地撞上了一棵乌桕,震落半树红叶,如雨如血。而乱伏在一地落叶之中,一动不动,应是受了重伤。药研见状,生怕敌人趁机再补一刀,于是急忙向树下奔去。

       “即使是这样的状态,挡下一击也是可以做到的。至少,不能让乱……在这里折断……”

       这样想着的药研,没有看到背后的景象——敌太刀旋踵回身,径直扑向隐蔽在灌木丛中的秋田和五虎退。

       粟田口的短刀和溯行军的太刀,同一条直线,相背的方向。

       “秋田——”倒在地上的乱,从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这一幕,嘶声大吼。

       药研大骇之下刹住身势,但已经晚了。

       血和锈都无法遮掩的寒凛刀光,在惨白的月色下闪现,精准地切向秋田的脖颈。而右臂已然折断的秋田,在慌乱中只能以左手持刀挡在身前,做出徒劳的防御。眼见交锋在即,突然,秋田被人向一旁大力推开。

       那是重伤的五虎退。

       金色的眼眸中,瞳孔收缩成一线。

       濒死的幼虎露出獠牙,仰天怒吼。

       太刀直接砍中五虎退的刀脊,原本肉眼不可见的细小裂隙瞬间浮现、扩散、如蛛网般蔓延。

       秋田尖叫的声音,乱嘶喊的声音,药研慌乱的脚步声,信浓和前田合力钉穿最后一把敌短刀颅骨的声音,都在凛冽夜风的呼啸中模糊。

       只有钢铁刀身崩裂的声音分外清晰,清脆而绝望。

       太刀将短刀当中折断,轻松得像劲弩撕裂丝帛。刀刃斜斜斩过五虎退纤细的身体,自肩至腹乍起一蓬血雾,溅了秋田半身惨红。

       “快……逃……”

       细不可闻的两个字,是那个一向怯懦的男孩最后留下的话语。

       “退——”

       残刃落地,五虎退的身形已然消散。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