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本伪书

第一次码字……

《刀乱》(二)

       主屋的内室里,昏暗的烛光勉强照亮了房间的一角,年少的审神者端坐在桌前,身侧是堆积如山的古书,以及时之政府发放的资料和守则,书卷和纸张分门别类地垒摞整齐,其间夹杂着各种各样的书签。乍看之下,好似这是一座已然经营了数年的本丸,而它的主人,也自然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

       但事实并非如此。

       年方十七的少年是首次担任神职,而到达这个位于时空夹缝的本丸,也不过是几个时辰之前的事。不过,在最短的时间里,他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做完了他认为最重要的事。

       看似简朴寻常的房间,却被布下了极强的结界——那些按照三奇八门的秘术散落在房间各个方位的符咒和榻榻米上暗光浮动的阵式,都昭示着这个空间的不可窥探与不可侵犯。

       对少年而言,这些防备是必须的。出身神道世家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神与鬼不过一线,正与邪不过两面,奉自己为主的付丧神,转瞬之间就可能化身意欲将自己扑杀的恶魔,而神灵的心意实在不可捉摸,所以他必须防患于未然。

       “付丧神是依凭人造之物而生的神灵,在八百万神明中不过身居末席,但神灵毕竟是神灵,审神者利用付丧神进行历史纠偏的做法,事实上是以人类之身驱使神明,虽然刀剑的付丧神拘于对旧主的记忆和感情而不曾察觉,但审神者的不敬终究是埋下了隐患,若有一日……”两年前听说时之政府与审神者一事时,户冢就曾在日记中写下这样的文字。

       东海黄公为虎所杀的下场,无数术士终于神隐的结局,是生为阴阳师的他自小的噩梦——自身力量的不确定,神性善恶的不确定,足以让所有阴阳师如履薄冰。这份恐惧,在他看到清光刀鞘半出的本体所闪现的寒光时,变得格外清晰。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任命呢?为什么要让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于顶心呢?

       他曾在夜半无人之时,于灯火通明的神龛前自问。而现在,同样的问题又一次浮出潜意识的水面。

       远离现世的少年独自坐在烛光明灭间,面前的几案上空空荡荡,除了灯烛笔墨,就是一本摊开的崭新刀账,而印上墨迹的,仅有八十五番的加州清光而已。

       一百天……全刀账……证明……

       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赌局。

       少年的嘴角牵起一个苦笑,然后和衣伏案睡去。


(话说为什么审对全刀账执念深重呢……以后再揭晓吧~)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