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本伪书

第一次码字……

《刀乱》(一)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身着黑红两色洋装的付丧神自虚空中凝聚身形,乌羽色的发尾和深绯色的指尖划出优雅的曲线。伴随着鞋跟扣地的清响,自称“加州清光”的少年在审神者面前跪下,本体刀置于身侧,风衣下摆如垂翼般铺展开来。

       耳坠映着夕照闪着璨金的光,刺得审神者闭了一下眼睛。

       虽然人中以上皆覆以符纸,遮住了大半脸庞,但不难看出,审神者也不过是一个与清光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年瘦削的身体罩着制式古严的纹付羽织袴,精工刺绣的家纹在纯黑布面上熠熠生辉,长发高高束起,裸露在外的脖颈是公家子嗣的柔白,却有着武士般刚硬的线条。

       此刻,名为户冢実辅的审神者左手笼在羽织襟内,右手斜握一把檀木礼扇,因为刚刚动用了灵力,扇骨上铭刻的咒文还隐约泛出赤红,为扣住扇柄的苍白的手增添了几分血色。

       两个人,或者说一人一刀,在暮色中或立或跪,沉默不语。偌大的本丸静默无声,仿佛那些在古意绘卷中沉眠的城池。

       户冢上前几步,俯下身来,手持折扇轻点清光的左肩。执扇的手指修长而有力,凝定一如执刀。感受到属于自己的灵力在付丧神体内流转,传达着温和驯顺的讯息,户冢长舒一口气,悄悄收起了左手一直紧攥着的符咒。

       “主人?”半晌没有得到回应,清光试探地发问。

       “呵,难以上手……吗?”户冢退后两步,示意清光起身,“那要看主人是谁了。说到底,刀剑,不过是为人所用之物而已。”

       “所以,我曾遇到最好的主人,这也是今天,我得以存在于此,为您效力的原因。”虽然对主人阴沉的语调感到诧异,但在符纸后那双眼睛的逼视下又不能保持沉默,清光只能这样回答。

       “近侍应为之事,不需我多费口舌吧。”户冢转身走向内室,将清光留在外廊,“卯时我会将一日的安排交予你,而子时你须将一日详细的报告书呈上。锻刀,出阵,收集资源,皆由你全权负责,若有差池,亦由你担责。我需要的是尽快全刀账,锻刀房也好,合战场也罢,无论以何种方式,全刀账是唯一目标。当然,首先要有一支能够出阵的队伍。”说罢,户冢拉上了纸门。

       夜色将本丸的木造房屋尽数浸染,审神者的房间一灯如豆,而那些无人居住的房间在暗影中沉寂。间或有风穿廊而过,带起细细的呼啸。初秋尚未下露的夜晚清凉而无寒意,夜空深蓝而高远,没有一丝云翳。获得人类身体的新鲜感固然没有褪去,但清光很难说自己有多少喜悦或期待的心情。幕末的血与火随记忆的回潮在脑海中涌现——那是作为刀的“加州清光”所亲历却无法感知的一切,也是作为付丧神的“加州清光”所抱憾却无法挽回的一切。清光知道这是无眠的一夜,所以连正装都没有换下,只是移出一盏灯,独自坐在廊下,仰望着漫天星辰。

       “似乎……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主人呢……嘛,人和刀一样,总是有不同,有我这样可爱的刀,不也有安定那样的……或许主人只是有点……像土方先生那样……比较冷而已……是的,明明是人,却比较像刀而已。”

       “冲田君,近藤様,土方様,大家……都已经化为星辰了吧。在天上……注视着我吗?”

       “安定……你又在哪里呢?”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