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本伪书

第一次码字……

审神者想知道刀男起床时的样子 · 僧刀及其亲属篇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即使选择性忽略了最后被撞破的糗事,我们英明神勇的审神者也不是盲目乐观之人。为了下一次的行动更加圆满,她暗地里做了不少功课。贸然询问室友可能会引起刀男们的警觉,但没事的时候到刀男部屋晃一晃,了解一下各家住所的分布总是没问题的吧。

       多谢歌仙的门牌,只消一个上午的工夫,一张无比详尽的路观图就到手了。

       无视对方拿到购物清单时惊讶...

审神者想知道刀男起床时的样子 · 三条篇

(觉得自己总在写比较沉重灰暗的刀乱同人,不如这次来点欢脱的吧~)

       “计划通!”

       五点半,几乎是在闹钟响起的同时,审神者狠狠一巴掌让它闭上了嘴。主屋里没有别人,担任近侍的烛台切果然已经去了厨房,她不由得为自己叫好。

       “他五点起床。干什么……还能干什么?做早餐啊。早?有人六点就吃早餐了吧。我不清楚……不熟……反正八点就撤桌子,然后做早餐……呃,...

《刀乱》番外 · 笼中鸟(尾声)

       鹤丸国永被献上的那日,长谷部和烛台切都在。

       纯白错金的刀拵,装饰着金链与鹤纹,被上等的白绸裹着,又盛放在檀木匣中。

       信长净了手,拔刀出鞘又还刀入鞘。

       “四百年了,这把刀已经不能用了,收起来吧。”...


《刀乱》番外 · 笼中鸟(下)

(昨晚半夜发车,结果一觉起来发现被屏蔽了……如果连剧情需要的极为有限度有分寸的关于*的内容都不允许存在,那出版物中得有多少**作品啊!简直是矫枉过正!)

(一不小心字数爆炸,之后再加一篇“尾声”好了)

       信长已经睡下,长谷部踱到庭中,思忖着刚刚发生与即将发生的事。千头万绪,越理越乱,他索性放空了脑袋,强迫自己去享受风暴前片刻的宁静。

       “睡不着的话,来喝一杯如何?”

     ...

《刀乱》番外 · 笼中鸟(中)

       庭院偏远的一角,人迹罕至,几块立石堆出一个小小的磐境,那是不知多少年前枯山水的残迹。没有鸟啼,没有虫鸣,只有竹添水的起落声,单调而空寂。

       独自默立于此的,便是名刀“左文字”的付丧神。长谷部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对着墙脚蔓延的苔痕出神。露草色的身影背向郁郁葱葱的庭中草木,像霜月里寒凉的山泉。

       长谷部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的本体,上等品质的玉钢,恰到好处...